登录 |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等十家社团联合举办《党史学习教育大讲堂》暨云党课系列活动

2021-04-27     人阅读

分享: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 周年之际,为歌颂党的光辉历程、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同时为有效配合和扎实推进党史学习教育,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合作商会等十家全国性社会组织联合主办《党史学习教育大讲堂》暨云党课系列活动。于2021426日下午在北京万寿宾馆多功能厅线下线上同步组织了《党史学习教育大讲堂》暨云党课系列活动开班首讲,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于洪君同志作了关于“世界政党格局的嬗变与中国共产党对外交往”的报告。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合作商会党委书记、常务副会长王燕国主持报告会。现场出席报告会的近200人,线上收看报告会的约3000人。

(一)世界政党格局的演变

于洪君在报告中指出,世界上近200个主权国家,绝大多数都有政党在活动。这些五光十色的政党以及准政党、类政党型的社会组织,存在于各国千差万别并不断变化的政治体制之中。任何政党,无论组织形式如何,内在性质如何,当它们作为在野党或反对党时,国际交往多为谋求外部支持和帮助,为自身发展争取有利的外部条件。当它们成为执政党或参政党时,对外交往通常服务于执政需要,为国家发展和安全创造良好外部环境。

(二)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流

于洪君讲到:新中国成立之前党的对外交往是中国革命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1、中国共产党自成立时起,就同世界各国的革命组织和团体,首先是列宁领导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即后来的苏联共产党,以及共产国际所属的各国共产党人和革命组织建立了密切联系。2、初创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组织上与苏联共产党及共产国际保持着今日看来似乎不可理解的特殊关系,既深得其益也曾深受其害。3、一九三五年初,中国共产党人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领导地位,中国共产党处理与苏联共产党和共产国际的关系,一方面获得了较为平等和独立自主的地位,另一方面也继续保持着多种渠道的接触和联系。4、抗日战争爆发,中国共产党与苏联共产党以及共产国际的联系弱化,但与其他国家进步力量和友好人士的交往不断扩大,其中包括来华支援中国革命的外国共产党人,也包括来自美国的进步记者和友好人士,甚至还包括美国驻在中国的一些军政人员。5、共产国际1943年宣告解散,中国共产党在国际共运中的独立自主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加强。6、解放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确立了“对外国主要联合苏联”的国际战略方针,重新强化了与苏联共产党的联系和交往,从苏联方面获得了极为富贵的政治支持和多方面的实际帮助。

(三)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流

于洪君讲到:新中国成立后党的对外工作与国家整体外交既有密切联系又有重大区别。150年代前期中国共产党与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交往非常密切。那时,对外交往中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因素,因而只同马列主义性质的政党来往。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建交一批将军出任共和国驻外大使。2、一九五六年国际共运史上发生两件大事苏联共产党召开二十大、中国共产党召开八大,中国共产党对外关系发生重大改变,特别是60年代,中苏两国共产党理论分歧演变为公开论战,世界上绝大多数共产党站在苏共一边,中国共产党在国际共运和社会主义阵营中处境困难,对外交往急剧萎缩。3、文革期间,中国共产党同世界上80多个共产党中的70多个党完全断绝关系。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只同亚洲朝鲜越南和欧洲的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四党保持较好关系。另与周边地区10多个主张武装斗争的党以及从“老党”中分裂出来的“左派”党,或是没有多少群众基础的“新党”和小组织,保持联系。41976年“文革”结束,中国共产党开始重新考虑对外关系问题。次年,中国党与曾被斥为“修正主义党”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恢复了关系。

(四)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流

于洪君讲到:改革开放后党的对外工作全面调整与创新。1、“独立自主、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这四项原则被党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所确认,时至今日,仍是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外开展党际关系的最重要的指导思想。2、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争取良好的外部环境成为党的对外工作核心任务和首要目标3、在此前后,我党陆续恢复与西方国家共产党的关系,同时与西方国家的社会民主党建立了联系,并同发展中国家的民族主义政党广泛交往。党的对外关系“以意识形态划线”的局面彻底结束。4、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地奉行党际关系四项基本原则,努力开辟对外联系的新渠道新途径,不断探求对外交往的新方式新方法,打造出党的对外关系新格局和新机制。中国共产党全方位、立体化、多领域开展对外交往的新局面已经基本形成。

(五)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之后党的对外交流

于洪君讲到:新世纪以来党的历次代表大会都进一步确认党的对外交往的总体思路和原则,确认党的对外交往在国家总体外交中的地位与作用。1、党的十八大表示,中国共产党将同一切愿意与我党交往的各国政党发展新型党际交流和合作关系,促进国家关系的发展。2、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在阐述中国未来外交构想和政策主张时明确指出:要“加强同各国政党和政治组织的交流与合作”。3、十九大后,中国共产党召开了与世界政党对话会。这是中国共产党对外交往史上的一个创举,在世界政党史上也是首开先河。4、当前党的对外交往与联系,已远远超出团组互访、参加友好政党相关活动、出席政党国际组织会议、信息交流与互换等传统模式。

在回顾和了解党的政党外交历史的基础上,于洪君进一步明确,中国共产党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扩大和深化对外交往,不仅是认识和走向外部世界,展示自身良好形象,宣介国家内外政策,学习借鉴人类文明成果的内在需要,同时也是国家总体外交的需要,是丰富多彩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发表重要讲话,做出重要指示,特别是在同外国领导人会见会谈时,多次谈到政党交往对于国家关系发展的重要作用,全力主张将政党交往纳入国家关系发展的总体进程中来。他强调,面向未来,中国共产党愿同世界各国政党加强往来,分享治党治国经验,开展文明交流对话,增进彼此战略信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


返回首页
扫二维码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