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

公募基金会缩减专项基金或为战略转型 互联网筹资步入主流

2020-11-17     人阅读

分享:


华夏时报记者 文梅 见习记者 陈柯宇

一边是专项基金项目缩减,一边是互联网筹款额攀升,公募基金会顺时应势或就此踏上转型之路。

2008年中国公益元年开启后,具有公募资格的基金会纷纷发展专项基金项目,以扩大慈善资源募集规模和影响力。中国公益研究院在2019年选取21家捐赠收入最高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为样本调研发现,自2010年以来, 样本组织专项基金的数量稳定增长。2010年,样本组织的专项基金数为202个,2018年,样本组织的专项基金数已达582个。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时报》记者查阅相关基金会年报发现,从2018年至今,一些头部基金会的专项基金数目开始明显减少。如,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专项基金项目由2018年的15个下降至2019年的10个,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更是由高峰期的100多个专项基金项目骤减至2019年的80个左右。

专项基金项目缩减并非上述两家基金会个例,《华夏时报》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发现,终止、撤销专项基金的公示频频见诸媒介。如,中国艺术节基金会在2019年4月发布公告,终止艺术才艺传承与发展专项基金等八个专项基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今年6月发布撤销“百惠基金”的公示,8月发布了终止并撤销“众基金”的公示。

专项基金项目一度是基金会发展壮大的重要支撑力量,因何这两年会频频缩减?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社会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陶传进教授认为,这或许是基金会的一次战略转型,在经过初创期、放水养鱼期后,基金会需要精简数量来做更高端的培育工作。

“我国公益目前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这时允许大量的项目出现,经过初创期后,成功的项目会留下来,其余的项目则会被淘汰。”陶传进说。

专项基金要创品牌

作为公益领域的专项基金大户,社会福利基金会高峰时专项基金项目有100多个,培育了免费午餐基金、芒果V基金等一批极具社会影响力的专项基金项目,但近两年的数目明显减少。 “2020年报尚未形成,但今年总的专项基金项目将减少至70个以下。”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王伏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王伏虎认为,缩减专项基金项目是多方原因造成的,第一个主要原因是一些发展较好的专项基金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规模逐渐扩大,也具备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工作团队。后续从基金会出来独立注册,设立自己的非公募基金会开展工作。

第二个主要原因是部分专项基金在运作中逐渐找到了更加精准的工作方向,对于项目执行具备了更丰富的经验,也有了更为明确的目标。这样的专项基金开始转型为公益项目,深耕细作,将自己的公益目标向着更精细的目标发展。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部分专项基金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之前设立的目标已经实现,捐赠方的意愿也得到了满足,使命已经完成,专项基金也就终止了。

专项基金的运转主要依靠企业捐赠,如果企业出了问题无法持续提供资金,项目也会难以维持。比如,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曾与浙江卫视于2012年签约了梦想助力基金项目,通过《中国梦想秀》节目为受条件限制的人完成人生梦想,后节目停止后,此基金项目也因此停止。

那么,专项基金项目该如何规避因企业状况波动带来的项目停摆风险?王伏虎认为,湖南卫视的芒果v基金项目是一个成功规避风险的例子,“这个专项基金开始是由湖南卫视自己出资,转型后将公益项目融入到具体的节目中去,并由单一企业筹款转向企业与互联网筹款并举。”

芒果v基金负责人李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芒果v基金将公益切入到《快乐大本营》节目,通过湖南卫视的平台传播公益服务,帮助当地农民脱贫致富;通过《歌手》节目集结艺人资源,开启“音乐教室”公益之旅,同时为刘欢、张信哲、齐豫等开设专项公益金,将不同公益项目融合到不同节目之中,因此成为了有品牌和公信力的基金项目。

互联网筹资步入主流

与专项基金数量缩减对应的是,基金会近几年的互联网筹款额逐年攀升。2020年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期间,民政部副部长王爱文透露,近3年来,中国通过互联网募集的善款每年增长率都在20%以上,2019年募集金额更是超过54亿元,比上年增长了68%。

对于互联网筹资飞速增长的现状,陶传进认为,互联网筹资可以瞬间将大量的人关联到一起,激发起人们做公益的动机,是一种独特的筹资方式,未来将会成为基金会的主流筹资方式之一。

王伏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受疫情影响,一些企业原本打算在今年设立的专项基金项目都放弃了。但疫情之下,互联网募捐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也更加坚定了基金会未来要走互联网筹资之路。“今年大年初二腾讯即上线了疫情抗疫基金项目,短短一天时间内筹集到了三千万资金;芒果V基金筹集到一千万,授渔计划在互联网筹集到八百万。”王伏虎说,目前,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三成的资金来自企业,七成筹款来自互联网。

爱小丫基金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的专项基金,主要聚焦于为山区贫困女童提供干净内衣裤、普及性教育等目标,负责人张茹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13年项目成立后筹款额一直较少,覆盖范围也较窄,直到2017年与腾讯平台展开合作,提供流量支持,才获得更多关注。除了腾讯平台的资源支持,前段时间“月经贫困”话题引爆后,爱小丫基金在话题热议当天和第二天捐赠额猛增120万。“这对我们来说压力很大,虽然互联网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但我们更希望的是在一个地区将项目做深,而这需要持续稳定的资金来源。”张茹玮说,“一味蹭热点其实会破坏整个公益生态,公益项目一定要有明确目标,要孜孜不倦不断地用行动去推进,这样才能让社会问题始终得到社会关注。”

而在王伏虎看来,互联网筹款的特点在于要满足公众的要求,网友需要看见项目的透明度和信息的及时反馈,否则不会持续捐款。 “公益项目必须保持高度的公开透明,才能在互联网时代生存发展。”王伏虎说。

来源:华夏时报

 


返回首页
扫二维码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