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

众多全国性基金会为何从“要我审计”变成“我要审计”

2020-07-31     人阅读

分享:

硬约束逼出硬态度——众多全国性基金会为何从“要我审计”变成“我要审计”

本报记者 孙彦川

为切实减轻社会组织负担,充分发挥审计的监督作用,进一步规范社会组织的财务管理、项目运作等工作,民政部社会组织服务中心于2017年建立了社会组织法定代表人离任审计平台,中标的10家会计师事务所入驻平台,由系统随机安排审计任务。两年多来,在资金数量较大、公众关注度很高的基金会审计中,出现了从“讳疾忌医”到主动要求接受审计,从与会计师“斗智斗勇”到有问题主动求教的可喜转变。这中间经历了怎样的历程?

以财务管理为抓手,助力基金会规范运作

由于《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较早,对后来出现的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没有具体规定,确保基金会合规运作,就成了财务审计关注的重点。例如,某会计师事务所发现,A公司发起设立的专项基金,项目的执行人仍为A公司;甚至个别专项基金募集的款项流入发起募集的企业,却无以证明关联交易的合理性。

 “有些基金会的项目执行单位由项目负责人在入库供应商中选择,但这其中有的入库供应商并不符合入库条件。有的项目预算由项目执行单位编制,经捐赠方认可后施行,但项目执行单位没有进行询价、比价及第三方预算评审,造成项目预算过高。” 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于亚男会计师说,公益无小事,基金会的一个小瑕疵可能将多年来积累的声誉毁于一旦!

还有的基金会,尽管制定了规范的项目操作流程,但在大额支出上却缺乏细化、有效的管理。例如,某基金会在实施向学校捐赠一批书等规模相对较小的项目时,有批件、有报告、有证据,却在资助另一些大型项目时,投入明显过高。然而,对于采购前是否做了调研和细致比价、项目中究竟选用购买了什么原料等细节,却没有任何交代。这些问题,都被会计师敏锐地捕捉到了。

 “设置风险控制,从前期调研就遵循规范的流程,能把问题从初始环节就解决掉。例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有些慈善机构捐赠口罩时比较盲目,造成财物的浪费。按照规范的流程,应该先做调研,再写申请报告,明确向谁捐赠、需要什么等级的口罩,以及数量、规格、市价等参数,提交理事会讨论并通过后,根据支出金额大小和基金会管理制度,履行相关手续后才能实施。”北京中瑞诚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栗莉会计师建议。

 “审计使我们认识到了基金会经费支出应遵循的标准和原则以及不能触碰的红线,会计师指出的问题对进一步规范基金会的财务管理、项目运作帮助很大。”某基金会办公室主任对此深有感触。

探索公允价值确定方法,助力基金会规避风险

基金会接受的捐赠,既包括货币资产,也包括物资、车辆、房屋等实物资产,还包括知识产权、股权等无形资产。对于实物捐赠和无形资产捐赠等事项,基金会若不能准确确定其价值,极易产生财务风险。

 “基金会接受实物捐赠时需要重点注意其价值的确认,需要根据不同的实物类型确认其公允价值。比如,对于缺乏活跃市场难以准确估价的画作,要登记创作者、内容、完成时间、平尺、数量等参数,单独立账。绝不能只是作‘收到一批画’‘收到N幅画’之类的登记。” 栗莉说,如果捐赠方提供了所捐赠实物的价格凭据(如发票、报关单、协议等),应当按照凭据上标明的金额作为入账价值。否则,就应当以其公允价值作为入账价值。如果凭据上标明的金额与受赠资产公允价值相差较大,也应当以公允价值入账。

如何确定公允价值?栗莉说,应当按照同类资产或者类似资产在活跃市场的价格确定公允价值。如果不存在活跃市场,也无法找到同类或者类似资产,应当采用第三方评估等合理的定价方法确定公允价值。以捐赠广告牌某一时期特定时段的使用权为例,就是有活跃市场的,所以需要进行市场比价确定价值。而且要拿出选择的依据,不能随意拉来两家比价就确定价值。此外,签协议时也必须明确所捐赠广告牌使用权的具体价值。

 “入驻审计平台的绝大多数会计师事务所都接到过基金会主动提出的开展年度审计的邀约。从事务所提供的信息来看,这些基金会是在主动要求做‘体检’,而不是企图找漏洞、钻空子。”民政部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登记服务处调研员朱春林说。

主动“体检”防隐患,基金会“肌体”更强健

一次审计发现,某基金会2018年时只有十多名员工,却开展了数十个公益项目,募集的资金以亿元计。其中仅一个专项基金就募集捐款数千万元,该专项基金实施了数十个公益项目,花掉了近70%的捐款。但基金会自身并没有意识到可能存在的风险。审计中,会计师从资金量大的项目入手,很快发现了问题。“该基金会个别公益项目的费用延期半年甚至一年才结算。大量捐赠收入在入账时被计入往来账款。”

 “我们向基金会负责人详细分析了财务问题,并建议制定操作性强的公益项目管理制度,明确如何选择项目资助对象、如何选择项目执行方、如何从程序上规范关联交易以避险、避嫌,等等。例如,项目实施前应增设第三方预算评审环节,预算需根据项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时,必须报批;强化约束项目官员必须对所负责项目到场参与……”听了于亚男的建议,该基金会理事长由衷地表示感谢。

审计工作完成不久后,事务所接到该基金会的电话,原来是要委托事务所对基金会实施的公益项目开展专项审计。

但也有基金会管理人员对审计工作不理解,面对审计发现的问题,先声夺人:“我这是在做慈善,你们怎么还鸡蛋里挑骨头?!”

 “我们必须把好审计关!” 栗莉的态度坚定如钢。

一次次的交锋和讨论,让社会组织负责人越来越认识到完善财务管理工作的重要性。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基金会年检无需提交审计报告,但有的基金会仍主动请会计师事务所为其开展审计。并且,每当遇到难以把握的问题、难以估值的捐赠物资,他们都会向会计师求教。当会计师遇到自己不熟悉的社会组织专业问题时,则向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和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同志们请教。

 “基金会主动审计的意识提高了,服务中心更要加强对相关案例的总结分析。” 民政部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登记服务处处长蔡波毅说,要认真总结、透彻分析通过审计发现的基金会存在的共性问题,并找到贴近实际的解决办法,在基金会中宣传推广,帮助他们规范运作,以推动基金会健康发展、行稳致远。

来源:中国社会报


返回首页
扫二维码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